目前有广告位出租,投放广告请点击QQ给我发消息中国焦点新闻网QQ交流群:xxx丨投稿请先【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社会 > 庐山海会寺面临拆迁开发,重阳节八旬老住持深陷是非

庐山海会寺面临拆迁开发,重阳节八旬老住持深陷是非

时间:2016-10-09 22:21 |来源:未知|作者:主编 | 热度: ℃| 我要爆料
导读:记者:李熠欣 核心摘要: 近日,江西庐山名刹海会寺住持变更及拆迁开发过程中的各方冲突,逐步进入公众视野。海会寺老住持衍意法师、当前负责人普钰法师,以及当地市区两级统战部、民宗部门、佛教协会、文物部门、景区开发管理方等,若干方面牵涉其中。当下

  记者:李熠欣

  核心摘要:

  近日,江西庐山名刹海会寺住持变更及拆迁开发过程中的各方冲突,逐步进入公众视野。海会寺老住持衍意法师、当前负责人普钰法师,以及当地市区两级统战部、民宗部门、佛教协会、文物部门、景区开发管理方等,若干方面牵涉其中。当下,一台大型挖掘机正停靠寺中,各方争端虽未明朗,但拆迁开发战略似有箭在弦上之势。高悬庐山“真面目”匾额的海会寺,如今却上演了各执一词的“拆迁真面目”。而重阳老人节下,海会寺八十多岁高龄的老住持衍意法师被爆出“受人哄骗、困守寺内、生活无着”,千古名刹里一番看不清的现代是非让人唏嘘困惑。

  

     图:图中红点为庐山古刹海会寺的地理位置,该寺是观览五老峰远景的最佳视角(图片来源:联合国教科文卫组织世界遗产中心官网)

  如何是千年古刹的“庐山真面目”?

  庐山海会寺是江西庐山山南“五大古刹”中声名最为显赫的一座,位于“世界文化遗产—庐山文化景观”核心区内,历史渊源直追武则天时代(公元695年)。北宋苏轼曾叹“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而海会寺二山门恰恰悬挂了康有为所题的“真面目”匾额,三字俱为反镌,正面读、反面念都是“真面目”,文化密码与玄妙禅机暗含其中。

  回溯历史,今日海会寺的禅堂已是现世唯一仅存的虚云老和尚曾经驻留的禅堂。海会寺中的古建文物众多,历史价值非凡,可谓见证了中国古代与近现代的众多佛法弘传与国运兴衰的重大因缘。从地理位置上来看,海会寺是观赏庐山五老峰的最好角度,对于讲究实际的现世众生来讲这或许是尤为可贵的价值。

  

   图:海会寺二门悬挂的康有为所题“真面目”三字匾额

                                                                                                           

     图:庐山地方网站论坛上当地网友的感慨“海会寺是庐山寺庙唯一的一点老痕迹”(图片来源:“尚庐山”论坛)

  如何是古刹之“重建真面目”?

  目前对于海会寺现状的改变,有一方表述为“强拆文物”“商业开发”“抢夺海会寺”,而另有一方表述为“改扩建项目”“恢复重建”“90亩大型新海会寺”等等。双方目前公开的争执措辞,一篇是2015年2月27日“感恩586815178”微博上发表的题为《能仁寺释普钰方丈联合宗教局局长武红强夺海会寺》,称“九江能仁寺释普钰方丈联合宗教局局长武红,利用在家人,滥用职权强行抢夺海会寺驱赶诬陷原常住僧人”。

  另一篇是2015年2月29日由网友“阿拉丁大家好”首发在天涯论坛、并刚刚于10月8日法源寺微信公众号“佛教文化遗产”原文转载的文章,题为《关于网传能仁寺释普钰方丈联合宗教局局长武红强夺海会寺真实情况说明》(该文无署名落款),称“发帖比丘尼在政府相关部门作出重建海会寺决定后,胡搅蛮缠从中阻拦;在海会寺挂单期间,胡作非为讨要游客香火钱;在衍意法师作出海会移交后,胡言乱语从中恶意挑拨。特别是在微博中发布不实言论,严重损害了我市宗教干部及人士的形象,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实际上,围绕庐山海会寺的开发争端并非是新近爆发的。早在2012年,庐山区人民政府工作报告的“发挥优势,壮大文化旅游产业”一节,就已经将“海会寺改扩建项目”纳入庐山景区“力争全年接待国内外游客超过300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0万元以上”的整体规划中。而2004年江西日报社的一篇“扑朔迷离海会寺”文章,就赞叹了“莲邦海域盼开发”的庐山景区整体运作,并总结道:

  “目前,山西阳城县的海会寺、山东阳谷县的海会寺、安徽太湖县的海会寺、还有广东江门市的海会寺等,都修复了千年古刹,成为当地旅游的重要景观;四川成都海会寺白菜豆腐乳名满天下;江苏丹阳当地僧人修复海会寺的报告也早摆在了市长案头;电视剧中有清代顺治福临皇帝到海会寺剃度出家的情节,有好事者便在考证这位少年天子在哪个海会寺出家,无疑,这是为当地争得一些人文旅游资源。外地海会寺开发如火如荼,作为在海内外有重大影响、有得天独厚自然风光的庐山海会寺,更应积极行动起来,深挖这些宝贵的历史人文资源,将这一旅游景点做大做强,促使当地旅游业进一步发展。”

                                                                  

 

  图:早在2012年庐山区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二次会议庐山区人民政府报告中,“海会寺改扩建项目”已纳入庐山景区整体规划。

  如何是“寺院法人真面目”?

  与此同时,对于新老住持和寺院法人地位的交接过程,各方表述也是大相径庭。改革开放后,衍意尼师于1990年正式进入海会寺开始常住修行,迄今二三十年,期间从未间断。2016年2月23日,江西省佛教协会副会长、九江能仁寺方丈兼北京法源寺知客普钰法师正式接管海会寺。

  前者一方表示:“承包方违背先前达成的协议,哄骗尼师交出寺院后却不按协议规定履行义务。甚至寺院住持衍意尼师的宗教法人地位,已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移交给他人,权利被剥夺。”而后者一方在《关于网传能仁寺释普钰方丈联合宗教局局长武红强夺海会寺真实情况说明》一文中表示:“2015年11月27日,市委统战部、市民宗局、庐山区民宗局在海会寺召开协调会,就变更市海会寺负责人、海会寺重建及原有僧人安排听取衍意法师意见,衍意法师欣然同意将海会寺交付普钰大和尚接管,并签定了相关协议,加盖了海会寺公章。”

       图:“庐山海会胜境文化苑工作委员会”“庐山海会寺改扩建项目工作委员会” 如今已揭幕挂牌

  如何是“文物保护真面目”?

  客观来看,在海会寺“拆迁、重建、改扩建、拆旧换新”等等的重重迷雾之上,外界公众最为关注的是海会寺众多价值非凡的古建文物是否能得以留存。目前,质疑拆迁开发的一方表示“当地文物局前往寺院拍摄资料后,便作壁上观。而目前挂名的大和尚坚决主张拆除现有建筑、原址规划重新,众人多方劝谏无果”,并表示:“衍意老法师在此苦心经营住持,三十余年来未曾远离半步,虽然寺院未曾扩建,却原汁原味地保留了寺院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寺院现存的建筑都是从明清时期一路传承至今,在各地文物开发的背景下是极其难能可贵的。”

  而《关于网传能仁寺释普钰方丈联合宗教局局长武红强夺海会寺真实情况说明》一文中表示:“改革开放后,庐山名胜古刹相继恢复重建。原住持衍意法师居海会寺20多年,一直期望重建古刹,但多年洽谈因因缘不具未能如愿”“近年来我们也多次为海会寺重建工作牵线搭桥、尽责服务,但因各方原因一直未遂。此次因缘具足,衍意法师有意愿普钰大和尚来重建海会寺,我们觉得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彪炳千秋的大事。因工程浩大、投资巨大,为推进工作的顺利开展,我们多方听取意见、多次会议协调,并以市委统战部、市民宗局名义联合下发了会议纪要,明确海会寺重建市、区相关部门的服务职责。”该文亦称:“庐山海会寺为庐山山南五大丛林之一,历史上历经辉煌衰落,文化底蕴、历史价值为世人景仰”,对海会寺的古建文物价值也有重视,但具体如何保如何拆在文中尚未详细谈及。

  据任职北京某央级研究所的城市规划专家王工介绍:“如果海会寺确属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则关涉拆除的相关合同本身即属违法,不具备法律效力。当地文物主管部门对于保护该保护单位有职责和义务,如若关注与保护不力,可据此向上级文物主管部门反映。进一步,拆除建筑位于“世界文化遗产—庐山文化景观”核心区内,国家文物局对核心区内的建设工程有监督管理权力和义务,可据此直接向该局递交材料进行举报”。据悉,从今年2016年8月起至2018年12月,在中国范围部署开展“文物法人违法案件专项整治行动(2016—2018年)”,严防、严查、严办文物法人违法案件。目前已有关注事态进展的居士团体通过相关制度渠道展开举报等行动,具体处理过程和处理结果受到四方信众关注。

  

     图:海会寺禅堂目前是现世唯一仅存的虚云老和尚曾住禅堂

  如何是八旬老住持的“近况真面目”?

  无论事件的真面目究竟如何,尊老敬老的重阳老人节下,爆出海会寺八十多岁高龄的老住持衍意法师“受人哄骗、困守寺内、生活无着”的新闻总是一个巨大反差。官方口吻的《关于网传能仁寺释普钰方丈联合宗教局局长武红强夺海会寺真实情况说明》中曾表示:“之所以说是无理,是因为市委统战部、市民宗局在召开协调会议和会议纪要中已明确规定,待海会寺重建后会在附近修建别院,妥善安置好女众弟子居住及宗教生活。目前,考虑到海会寺破败凋敞,属于危房,希望她们暂时跟随衍意法师从危房搬往楼房居住(衍意法师、道洪比丘尼已搬往入住),但她们却歪曲事实说是驱赶常住僧人,横加阻挠影响海会寺重建工作的有序开展。”

  而支持老住持衍意法师的信众一方却试图澄清:“承包方违背先前达成的协议,哄骗尼师交出寺院后却不按协议规定履行义务。甚至寺院住持衍意尼师的宗教法人地位,已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移交给他人,权利被剥夺。”“目前,拆迁工程已经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之中。不仅承包与施工方曾经承诺的各项安置尼师条款无一兑现,反而将曾在这里坚守几十年的众多尼众悉数遣散,只剩一位侍者道宏法师陪伴在侧,衣单费和供养全部断绝。由于施工方的刁难牵制,屡次欲迁单二人,目前,衍意法师师徒二人困守于居士楼楼上,衣食短缺、生活无着。而寺院内则是凋蔽残破、无人护理,家具散落各处。寺院大殿门户也被紧紧锁闭,禁止师徒二人前往护持料理。”

  近年来,因景区开发、旧城改造等牵涉的古寺拆迁纠纷屡屡形成舆情热点,像“兴教寺事件”“瑞云寺事件”“鸡足山事件”等均是典型案例。公众与媒体在关注类似事件的进展过程中,也逐步认识到当前佛教寺院复兴发展所面临的历史性和制度性错综因缘。此次围绕“海会寺事件”的争议尚在进一步发酵之中,无论过程曲直如何,公众与媒体的持续关注将是事件得以公正顺利解决的关键因缘之一。


本文链接:http://www.zgjdnews.com/xinwen/shehui/6129.html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Tag标签:
广告合作
热门图片
广告赞助

工信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为:苏ICP备15061392号-1 未经允许,请勿将内容传播或复制 中国焦点新闻网,关注中国每一天。

中国焦点新闻网广告投放隐私保护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中国焦点新闻网

免责申明: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留言,请您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广告服务QQ:334897737-在线投稿

中国焦点新闻网(www.zgjdnews.com)中国焦点新闻网版权所有